玻璃玻璃梨

[二相]暗涌3

总是贴不上前文链接……我放弃了( ̥́ ˍ ̀ू )



3.


在电车上发送给相叶班主任的简讯所得到的回复里没有包含任何有用的信息,而相叶夜不归家的时长也不满足失踪立案的条件,倒是最后二宫不抱希望地去家附近的公园乱晃,才在路灯旁边的阴影里看到了熟悉的身形。

其实在二宫发现相叶之前,相叶就已经看到他了。

他确实是有意跑出来的,却没有想好去处。临时约朋友显然不太可能,但他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二宫,只想着在这边呆到往常二宫睡觉的时间再回去就好了。

“你是不是觉得你这么晚不回家我也不会担心?”二宫因拔高而显得尖锐的声音在夜风的裹挟之下吓得相叶不禁瑟缩了一下。他到底还是小孩,这个时候有点后知后觉地后悔与害怕。

出乎意料地是,随着二宫扣住他手腕动作而来的并不是唾沫横飞的训斥,他们只是沉默地走出公园,维持着像大人拉住邻居家调皮捣蛋的小鬼那样扣着手腕的姿势直到回家的那段上坡路。

相叶其实越走越觉得被扣住的手腕有点痛,但是不紧不慢走在他斜前方的二宫留给他的只是一个和往常无异的背影,他拿不准二宫是不是还在生气。昨天关于结婚问题的答案好像还刺在他心里,他也不知道倘若他现在开口,先脱口而出的会是不分场合的心迹剖白还是同时混杂其中的晚归的歉疚。

“今晚要和我一起睡吗?”

“哎?”相叶惊讶极了,本能地抬起头看向二宫。在上坡路的路口,二宫松开他的手腕反手握住了他的手。穿过交握指间的带着凉意的夏夜的风和掌心传来的熟悉又令人安心的温度让他有点想哭,嘴巴先一步大脑做出了绝对肯定的回应。

ニノ总说男孩子要独立,往常要不是在相叶最害怕的雷雨天气,是绝不答应他同睡的,更别提像现在这样主动提出了。

“先讲清楚,这可不是你一声不吭离家出走的奖励。”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二宫侧身看了身后的小孩一眼。相叶眼睛亮晶晶的,与之前小心翼翼的样子判若两人,让二宫怀疑要不是这孩子本性中的害羞还在挣扎,大概就会化身八爪鱼缠到他背上了。而二宫花了一路时间打好的作为长辈的说教腹稿也就这么化作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气。

但当晚凌晨时分却当真下了大雨。闪电凌空劈下的时候二宫卧室鹅黄色的窗帘便透出犹如白昼一样亮堂的光来。而随着掠窗而过的闪电落下的惊雷声让睡梦中的相叶下意识地缩进身旁二宫的怀里,二宫此时还想着自己昨日无心的那句拖油瓶小孩,对相叶猛然收紧的手臂带来的不适无暇理会,只暗自懊恼着如何把这小孩的念头扭转过来,让他更坦然地接受他值得的好意。

二宫也知道最好的方法就是解释,直接告诉他他不结婚的原因。但他不想说谎,在这方面一旦说了谎日后就踏上了循环往复的圆谎之路。他也同样不想暴露自己的性向,相叶还太小,他不应当作出任何可能会变成诱导的举措,影响他的人生。

还是慢慢来吧,相叶终有一日会明白,这种给他带来不安的与二宫之间的距离感只是对于他自由成长的保护罢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