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玻璃梨

[SA]翔ちゃん,一起去烤肉吧!(上)

*现实背景下的臆想的流水账。
*大概算无趣,一点也不甜,但还是决定把这篇躺尸了很久的半成品发上来,希望催促自己早点写出下(。

-翔ちゃん,一起去烤肉吧!(上)


这天相叶兴冲冲地跑来找他说:「小翔我们明天去烤肉吧fufufu~我知道有座风景很好的山很适合晚上烤肉哦~」


明明明后两天都是满满当当的工作啊……晚上抽空去山间大概会很辛苦吧,然而还是下意识地就答应了。毕竟相叶くん很少单独约他,平时工作又更多是和门把们一起,两个人虽然常常见面,独处机会却少的可怜。

到了约定的「明天」,他工作刚刚结束,就收到了相叶くん的简讯:「小翔小翔,我到山脚我们约定的那个集合处啦!东西已经完备了,等你哦(‘◇‘)」

这家伙真是……元气满满呢。塞满日程的工作结束后,还是这样有精神啊,樱井想着。又不自觉地由此想起来相叶仿佛夏天的沙西瓜一样清哑沙爽的笑声,以及仿佛会让所有看到的人都被感染到欢乐的笑颜,他不禁脸上也浮现出微笑来,「还是快点赶去吧,这家伙这么积极呢。」樱井边这样自言自语地摇着头边走向车库去了。

到目的地后樱井停了车,目光刚刚触及带着鸭舌帽的相叶,对方就大力挥着手很热情地大声喊道:「小翔~这里!」

「看到了啦。」樱井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锁了车快步地迎着他去了。

等到坐着相叶的车沿着蜿蜒的山路磕磕绊绊爬到目的地,天色已经黑透了。相叶一边咋咋呼呼地喊着牙败牙败,一边干劲十足地招呼樱井把帐篷搭好了,烤架和材料工具也都摆放好了。

相叶像在工作中般精神饱满,充满干劲地保证般说道:「今天我会好好招待小翔的!我烤肉很熟练的!小翔只要等待就好了!」

所以,尽管樱井很想在相叶无数次牙败的叫声中上去搭把手,都还是被相叶坚定地拒绝了。他只好默默坐在旁边看着相叶生火,然后一手拿风扇扇走熏烟,一手急急忙忙地翻烤他爱吃的食物。

这个场景……他忙忙碌碌的样子真像一个对男友夸下海口但其实很笨拙的女友呢。

……樱井对自己的这种想法,已经学会略微无奈且习惯包容地接收了。

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把相叶くん私自代入自己女友的角色。可是就是不自觉的,在某些类似这样的场景下,觉得要是拥有一个和相叶くん的性格特质相类似的恋人,应该会很开心吧。疲惫焦躁的时候,看到他的笑颜会感受到干劲和力量呢。

也因此怀疑过自己的性向,不是这边的而是那边的人什么的……然而最后只能得出来一个模模糊糊的结论。他无疑是喜欢欣赏着相叶さん的,只是把这种喜欢的界限划地分明,对现在的他来说还是一件困难的事。

因为樱井虽然是个喜欢把日程梳理的井井有条的人,在感情方面却并不愿意以近乎冷漠的客观来把自己从不知何时陷入的这种带甜丝的朦胧喜欢里剥离出来。

相叶桑,恋人?两人是同事啊,还是镁光灯下的同事。现在这样的距离是刚刚好的吧。维持着不间断的联系,偶尔也能获得亲近的机会。

樱井的思绪冷静地退回到这里,刚刚看到的相叶身上的那种满溢的女友感,也连着自然地消失不见了。

「小翔!小翔!烤好了哦!你来看!颜色很棒呢!我觉得我火候控制的正好fufufu~」

他在他这样的招呼声里回过神来。

「来啦!」边应答着边起身走了过去。

自从千叶之旅那次企划过后,樱井对相叶对他喜爱的食物了解程度之深已经不以为奇了。十多年的相处他已渐渐察觉到相叶在天然的外表下所给予周围人的不易察觉的熨贴的细顾。

吃了半饱的时候,樱井还是没有憋住在肚子中装了一整天的疑问:「相叶くん……怎么会突然想起来约我来烤肉呢?」

「哎?我还以为小翔觉得我约你出来不需要什么特殊理由啦……虽然事实上确实不是一时兴起的呢。但这样让我承认有点不好意思哇……老实说,我觉得小翔最近很辛苦呢,每次工作的间隙也是皱着眉头……我猜大概是不是有什么压力过大的事情呢?所以想让小翔放松一下……」

没等樱井翔答话,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小翔的话,像钢化玻璃一样坚强呢,我知道你肯定可以处理好的,但是我还是想让你像这样好好放松一下呢。不必告诉我事情是怎样,我希望你能够像千叶之旅那次那样好好享受这个过程。」

相叶总是这样直白地袒露心愿呢,樱井想。手中是带着他安抚心意的烤肉,耳边是他低低的沙甜的嗓音,真是……奇妙的慰藉。

这个人真神奇啊,跟着他在忙碌的工作日的晚上跑到远离市区的山间烤肉,看着他为自己忙碌,听到他对自己的担心的话语,这些天来由于新闻取材的不顺加之被老妈明暗夹催的找女友大业的烦闷……就这样一扫而空了。

「雅纪,」在这样的许久未有的拨云见日的好心情下,冲动战胜了理智,他没忍住把这声称呼,没忍住把这话说出了口——「今夜月色很美,谢谢你带我来看。」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