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玻璃梨

努力输入中(*‘◇‘ )♡

[二相]暗涌1-2

二相不逆,手动年龄操作,二宫年上收养梗设定。
2大概算解释设定,主线时间从1开始w


1.

“ニノ,为什么你不结婚呢?”相叶九岁的时候,这样问他。

他当时正忙着打游戏,手上不停地随口敷衍道:“傻的吗?哪个女孩子喜欢带着拖油瓶小孩的男人。”

听到这个答案,小相叶只是讷讷地哦了一声,二宫以为他对这无聊的问题丧失了兴趣,也就没有再在意。

直到第二天下午早过了下学时间,二宫肚子都开始咕咕叫了,往常这个时候相叶已经把两人的晚饭从便利店带回来了,今天却一直没等到那孩子回家。

相叶一直很乖,哪怕是小孩子心性贪玩,他也不是会玩到忘记时间份上的小孩。

一丝恐惧终于爬上二宫的心头,丝丝缕缕把他的心盘绕缠紧不留缝隙——天,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于是急急忙忙抓了手机钱包就往外跑,天色渐渐黑了,下班的高峰期却还残存着,家门口的马路上是堵得水泄不通的车流,二宫啧了一声,只好转身朝最近的站台狂奔而去,脚上匆忙之中为图便捷而选择的人字拖此刻毫不留情地把他脚趾之间的嫩肉磨得隐隐作痛,等到终于挤在电车里拥挤的人群中,低头一看,趾缝之间那处果然破了。

说起来这双鞋,之前发现不合脚后就被相叶摆在了鞋柜的高处,倒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乱拿,又把它从鞋牢里“保释”了出来。

这样看自己真是糟糕的大人,让小相叶和他这样粗糙过活,到底还是有些辛苦吧。虽然对小相叶来说,总是一副收养之恩受之有愧的表现。

他想,他是不是不经意间让这敏感的小孩觉得,对自己来说,他是个迫不得已的负担?

虽然相叶确实是他人生中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



2.

相叶是一年前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到来的。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带走了相叶父母的生命。没人关心这个孩子在此刻双亲尽失的孤独无助,相叶的归属问题成了亲戚们争论不休的烫手山芋。

相叶夫妇的葬礼之后不久,亲戚们就想快刀斩乱麻地解决这个麻烦,年长的女人们利落地揭掉葬礼上沉重的悲痛面具,为不破坏自己的原有家庭状况而不遗余力地推拒着。

“让相叶的亲生母亲把他领走不就好了?”

“哎呀久美你记性不好了?相叶的亲生母亲一出生就抛掉他走到不知道哪里去了。这样说来母亲那边的亲戚也不可能联系上了。再说相叶的父亲又是孤儿,哎这孩子也真是……父辈那边也没什么依靠。”

确实,二宫的小姨晴子是在三年前,成为带着和前妻所生的小相叶的父亲相叶胜久唯一的家人的,所以也没有人愿意领养小相叶——“和我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我们也没有这个义务去替别人家养小孩。”——亲戚们如是说。

二宫默默地坐在把责任推来推去的这群七嘴八舌的亲戚们中间,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过去他们每每见到小相叶时亲亲热热拉着他的手嘘寒问暖的场景——现在想来也许不过是因为希望相叶当时身居公司高位的父亲尽力帮衬他们许多罢了。

默默站在嘈杂人圈远处的小相叶垂着头显得愣愣的,不知道这些尖刀般冷血锐利的薄情话语刺进了他心里几分。二宫忍不住朝他那边望去,偏生相叶这时冷不丁抬起头来像心有所感般不偏不倚地对上他的视线。那双小鹿一般的黑眼睛空洞无神又好像有漩涡翻卷,二宫被那样的眼睛看着,没来由地也跟着难过起来。

那双眼睛此刻望着他,又像没有在望着他,过了几秒钟,突然悄无声息地淌下泪来。

世间有些巨大的悲痛是无法被安慰的创伤,二宫一直这么认为着,这时候最明智的做法是远离并保持沉默。可此刻他生出一丝强烈的想要为那个孩子做点什么的欲望——这冲动说不清道不明,也许只是因为无法抗拒那双眼睛——他不知道为什么直觉那视线里有着濒临消逝的依稀残存的祈求——救救我。

虽然之前就和母亲与姐姐商议过是否要收养相叶,二宫父亲逝世后二宫家就是二宫做主了,再加上母亲与姐姐一直与小姨晴子感情很好,他原本就有此打算,但之前没见到各家亲戚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成为小相叶最好的选择。但如今旁观一番,事情已经很明晰了,二宫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开了口:“我收养他吧。”

仿若平地一声惊雷,四周瞬间安静了下来,女人们面面相觑,惊讶过去后是二宫意料之中的松了口气的神情。

接下来的一切都仿佛按照固定的程序发生:假装歉疚在意的关切相叶过继到二宫家的手续等等问题的亲戚们,被二宫的妈妈、姐姐按照礼节一一应付过去。因为妈妈要照顾怀孕的姐姐,相叶也就顺理成章地和二宫生活在了一起,一直到现在。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