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玻璃梨

努力输入中(*‘◇‘ )♡

[SA]失去的和留下的


*写这篇的初衷是偶然看到人说,人生就是在不断地丢失东西,丢失文字,甚至丢失回忆。想想觉得确实也是这样了。
*另外,虽然相叶先生说他是不回首过去的人,但我还是这样写了,欧欧西抱歉了。
 
 
樱井下班回家的时候天还没黑。
 
入春了,白天渐渐变长了。回家路上经过目黑川的时候想着再过不久这边的樱花也会开了,心情就像春日的好晴光一样暖意沛然。
 
七八年前他和相叶各自都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是赏樱让他们在这里一同遇见的。想着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是今年也还是可以和他一起看樱花,是很好的事情了。
 
他想着想着就不禁加快了步伐,几乎是奔着朝家去了——心里像揣了只四肢灵巧的鹿,牵引着他的身体更快速地迈开步子——想快点见到他呀。
 
可是进家门的时候家里的客厅反常地暗着。
 
因为房子的朝向不好的缘故,客厅这里是背光的,因此白天若要待在客厅就要亮着灯。
 
往常都是亮着的,因为相叶喜欢靠在客厅里那一倚便会整个身子都陷进去的柔软的沙发上做他的设计稿。
 
然而今天客厅是暗的,进门的那句“我回来了”在房子里孤零零地饶了一圈也没得到应答。

樱井皱了眉又提高音量喊了句,雅纪?这回从沙发背后的某处得到了一声带着还没遮掩好情绪的慌乱的应答。
 
不对劲。樱井连公文包也没来得及放下,就急匆匆往声源那里走,结果相叶刚好也急急忙忙站起来,两个人不巧撞了个满怀。樱井揉着被撞痛的鼻尖。
 
「怎么了?」
 
「...…没什么啦,小翔。」
 
「你看着我的眼睛。你确定你没事吗?」相叶抬头勉强对他笑笑,摇了摇头。
 
「你还记得我们当初说过的吗?要对对方坦诚相待的。作为你的男朋友,你的伴侣,我希望你可以信任我,依靠我,有不好的情绪愿意和我一起分担,嗯?」
 
「没那么严重的事情啦小翔……」相叶像为自己的情绪感到不好意思般低着头小声道,「只是照片不见了。」
 
「什么照片?」
 
「我们的照片。我们在一起的前四年的照片都不见了。」相叶的语气又低落了下去。
 
刚好今天是相叶交稿完休息的日子,就想着把搬家时候没来得及整理的东西趁有空收拾好,结果没想到存放着他们在一起的前四年的照片的那本相簿居然不见了。
 
「你知道我记性不太好的,也不擅长写东西,所以总是照照片,想着虽然过去的东西过去了再也回不来了,可是总有点什么纪念,总有点什么证明这些都是曾经存在的。」相叶哑着声音说,「虽然为了这样的事情哭确实不像三十岁的人会做的事情就是了……」
 
「我还不够吗?」
 
「什么?」相叶怔了怔,终于抬起头露出红红的兔子眼看他。
 
「我上高中的时候很喜欢写日记。」樱井没回答他的问题,接着说,「我一直觉得,比照片更能感知一个人成长的是文字,所以想忠实地复刻自己,想看看我是怎样一点点成长的。
 
「那本日记是三年记的,也不太记得是发生了什么所以不见了。只记得我当时很难过。可是我外公说,人这一生,注定是要不断地丢失东西的。
 
「小时候春游丢失的帽子,承载了三年时间的日记,没有备份可是不见了的我们的照片......大概人总是想发生过的要留下痕迹。
 
「但是没办法的,人会老,会忘记,电子储存也许有一天因为电脑感染病毒所以再也找不回来了,相册啊日记本啊什么的也会因为种种原因和我们中断缘分。
 
「有的事物是承载着过去的自己的,可是你看,你还在这里,你今天的样子就包含着过去的你呀,这就是证明了。而承载着你和另外的人的事物,如果那个人已经再也不会见到了,过去的应该让他过去。可如果那个人还在,就像我现在还和你在一起,那过去的事情不必再那样在意了。

「我还不够吗?你还在,对我来说也是足够了。」
 
相叶眼眶还是红的,但是眼睛渐渐亮起来,看着他的时候里面晶莹的水汽灵动地闪闪发光。

他用力地冲樱井点了点头,头顶柔软的毛发蓬蓬地起落。
 
樱井忍不住抬手揉了把他头顶毛茸茸的发,倾身靠过去额头抵上他的额头,「再说,未来还有许多照片,等着我们一起拍呀。」

是呀,再过不久,目黑川的樱花又要开啦。





Fin.

评论

热度(20)